-

    不知为何,面对自己:落魄如春风渐渐吹进我的眼,融进我血液,爬满我那满满是前进的决心,以疯狂般的直接再次占据我那久久不能停息的心。可曾发现春天在喜怒爱恨的乐园中嬉笑,可曾发现稚嫩的孩子跑过那长长的看不到边的门槛,一缩,心如弦,疼痛得不能自己,喝一口咖啡般的板蓝根,深深叹一声: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啊

-

     不害怕失去,只怕自己放不下。

带着漫步的心情面对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心中的石头,压着却装作不在。模糊了双眼,心也看不见了,被拉的长长的我重重摔了,夜,星星,淡云,云卷云舒的,静静的,蓝蓝的,是那么静谧,那么淡美怡心,轻轻吹动心弦,痛感明显,那寒冷入骨的,要冰封,要放下,要舍得,要放手,要想开,要过去,要退出,要关机,要冷却,要平静,要冷漠,要离开,要冷淡,要听歌,要写字,要凌乱,要糟糟的,要长胡子……还要怎样——做减法,做除法……做木头,做稻草人,突然好想要拉二胡,好想妈妈那边的吊网,好想那明媚的阳光,好想那慵懒的花猫……

-

嘀嗒的憔悴,满身的落寞,我不是不愿走进你,而是我不能这样去见你。虽然你话很少,还常常夹着推开我们的距离,可你的话,就是我心中的歌。多云的周六,我想听我心中的歌了,你呢?你们呢?

-

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怎么想着某人的时候常常有一把二胡拉着深深浅浅的断断续续的起伏,波动着长长短短的心情不断震动感染着某人,让人走不出去,走不出去,让人措手不及……

-

生活已划,可小筏还没修固,不敢说自己会在哪片融入海,黑暗与太阳的较量我不敢说自己不会遗忘谁,我曾经做的就是逃避,不顾心底的回声抑制住那耀眼的曙光……

-

如歌

-

啊,就是这样……

-

夏夜已深,敲打晚钟,听心碎……醉死梦生……梦死醉生

-

深夜的小城,静静的,还有我们这群想入非非的没有入眠,轻轻地看了看窗台的弱光,痛感青春易逝,月思人。唉,为爱送上一曲。

-

忧郁的天气,是什么让我想起你,那一幕幕怅怅的纠结酒瓶和呐喊,连接绵绵阴雨和玻璃般的刺伤眼脸的碎片,中来一场你看不见的心疼,来一场深深的深深的觉醒。

1 2 3

© 一帆书海 | Powered by LOFTER